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妻宠 > 第7章 番外篇之二

第7章 番外篇之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氏答应一声,扶着丫头的手就往外走。她看到白雪也慌里慌张的,赶紧让陈容与拉住她:“与哥儿,快领着你媳妇回去。生孩子血腥,她又是双身子的人,怕冲撞了。再者,人来人往的,撞到了也不好。”
  
  陈容与“嗯”了一声,他本来就护着白雪的,怕她走的急,会摔倒。一听这话,立刻打横抱起来。
  
  白雪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大哥,我要过去的……那是母亲……我要去陪着她……”
  
  陈容与大踏步往门外走,声音低沉:“有太医在,父亲、祖母、二婶母他们都在,母亲一定会没事的。”他不能让妻子有任何的意外。
  
  大房的几个孩子也都跟着人群往外跑,陈宛兰的个子低,腿也短,落在了最后面。她听着白雪都哭了,便努力地追过去:“三……大嫂嫂,你别急。母亲那里,我去守着,一有消息我便去通知你。”
  
  白雪本来还在陈容与的怀里挣扎,渐渐的也不挣扎了。陈容与抱她的双臂十分用力,她根本就挣扎不开。
  
  泪水却糊了一脸。
  
  母亲之于她,几乎象征着所有。记忆突然清晰起来,脑子里涌现出来的都是母亲为了她和生父据理力争,被生父一脚跺在雪地里……小时候发高烧,是母亲一宿一宿地守着她,泪水滴在脸上……和生父和离后,住在外祖母家,每次和婵姐儿、惠姐儿拌嘴、吵架。母亲总是会骂她,护着婵姐儿她们。没人的时候又搂着她哭。母亲心里苦,害怕外祖母家也容不下她们母女俩。以前不懂得,现在都懂了啊。
  
  白雪泣不成声,她是自己的母亲不假。但她也会害怕,也曾经年轻过,也是从一个小女孩过来的。
  
  陈容与的双臂越来越紧,他第一次看妻子哭成这样。心仿佛被揪起来一般。他本来抱着妻子往景庑苑的方向走,却停下脚步,兀自换了方向。
  
  白雪哭的伤心,一时间也没有察觉到。
  
  上林苑里乱作一团。云儿正慌张地指使着丫头们烧热水,灵儿亲自去库房挑选白色细棉布。一盆又一盆的血水端出来。陈汝急的站在门口直跺脚。陈容旭比陈汝还要冷静些,靠着廊柱一声不吭。陈宛兰胆子小,揪着陈容泽的袖子,眼泪汪汪地:“六哥,母亲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
  陈容泽跟了王氏五年,感情很深,王氏对他也是真的好。他像是说服自己般长吁一口气:“一定不会的。”
  
  赵氏、周氏陪着陈老夫人在庑廊下坐着。陈老夫人听着大儿媳妇惨烈的叫声,愁的直叹气:“这可怎么办啊?老大媳妇不能出事的。”老大年纪轻轻的,原配便死了。后来又娶了王氏,虽说以前没有生孩子吧,但是夫妻俩的感情还是挺好的。
  
  “母亲,您别急。”
  赵氏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抬头去看道陈容与夫妻俩走了进来,“与哥儿,你怎么把雪姐儿带过来了?”
  
  白雪本来还在伤心,听到赵氏的话,才恍觉身在何处。她看了陈容与一会儿,“谢谢你,大哥。”
  
  她以为大哥……
  
  陈容与把妻子放在地上,揉揉她的头发:“去吧。”这时候,他应该要支持妻子的。
  
  白雪扶着秋菊的手抬脚上了台阶,挑帘子进屋。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陈老夫人看得目瞪口呆,都怀孕六个月了,走路还挺利索的。她过了一会儿,才觉得不对,对着陈容与发火,“你怎么让她进去了?她的肚子里也怀着孩子呢,冲撞了谁……都是罪过!”
  
  陈容与笑了笑,去了陈老夫人身边:“祖母,没事的。一福压百祸。”
  
  陈老夫人摇摇头,还要说话。屋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小孩哭泣,而后又是一声。众人皆是一震,随即欢呼声起来了,“生了,生了。侯夫人生了。”
  
  不一会儿,接生婆婆便抱着孩子出来了,先让陈汝看,然后又抱给了陈老夫人:“恭喜贺喜,侯夫人生了一对小公子。”
  
  “都是男娃?”
  陈老夫人不可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是,母子平安。”
  
  陈汝高兴的直搓手,“赏,重重的赏。”他挑帘子进了屋,却看到白雪正拉着王氏的手哭,母女俩脸上都是泪水。
  
  “雪姐儿,母亲已经没事了……你快些出去。”
  王氏有气无力的,还不忘记催促女儿。女儿的肚子里还有孩子呢,产房血腥味重,怕熏得她也跟着难受。
  
  孩子又很快抱了进来,让王氏看。陈老夫人等人也都跟着进来了。白雪被挤在了墙角。她扶着秋菊的手往外走,心里的震撼却一直磨灭不去。
  
  母亲生孩子,流的血都浸透了被褥。好像一身的血流去了半身。
  
  太可怕了。
  
  但是,母亲也真的伟大。她几乎用自己的命去换孩子的命。
  
  白雪走到陈容与面前时,双腿都软了。她靠着他,半响说了一句话:“大哥,我累了。”
  
  八月十五亥时三刻生的孩子,个头略微高点的是老大,胖乎乎的是老二。陈汝翻遍了楚辞和诗经,总算给儿子们起好了名字。老大叫陈容详,字月之。老二叫陈容逸,字圆之。俩儿子的字连起来读就是月圆。也是纪念他们出生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
  
  陈家经历了这样大的喜事,满月的时候自然大摆宴席。三天三夜的流水席。王老夫人、钱氏等人都来了。来看望王氏,也看望俩个孩子。
  
  赵氏心里也高兴,但是又不是那么的高兴。王氏一下子生下两个儿子,在侯府的地位算是真正的稳固了。大房本来就强势,子嗣又旺盛,以前孙系辈的有陈容与、陈容旭、陈容泽,现在又添了俩个。而他们二房,一直就只有陈容安。好容易娶个儿媳妇回来,却一直怀不上孩子。
  
  八月的天。天空又蓝又辽阔,像一面镜子。朵朵白云飘浮,随心所欲地更换着形象。
  
  日子如流水一般,过得快极了。
  
  秋去冬来,花开花谢。一季又过去了。
  
  腊月初二,下了冬天的第一场雪。地面又湿又滑,白雪便不外出了。她算着时间呢,腊月初十是个准日子,孩子若是不早不晚的性子,就会在腊月初十出生。但是又不能确定,索性便不外出了。
  
  陈宛霜的好日子也定在腊月,为了不和她有冲突。白雪让丫头唤了凌管家过来,把秋芙和他的亲事赶在腊月初六办了。
  
  白雪亲自送了秋芙出了景庑苑,颇有感慨,心里又觉得高兴,和秋菊说话:“等碰到合适的,也把你嫁了。”
  
  秋菊却笑着摇头:“奴婢伺候夫人惯了,甘愿一辈子都不去别处。”
  
  “又说傻话了。”白雪说道:“……我要是真的留你一辈子,才真的是害了你。”
  
  秋菊也不反驳,扶着白雪的手上了转角游廊,“夫人,奴婢瞧着您的眼睛下方都青了。进屋去眯一会儿吧。”
  
  白雪想了想,“也好。”她眼看着到了日子,夜里就睡不好觉了。一遍一遍的起夜,这还算了。还不停地饿,有心忍着吧。孩子就会踢肚子,劲还挺大的。直到吃饱了才完事。
  
  她睡不好觉,陈容与也跟着睡不好。他有时候早起还要早朝,白天还要去衙门。白雪也劝他,俩人先分房睡,但陈容与一直不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