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郡主娇宠日记 > 第15章 太傅

第15章 太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自家郡主的说法,紫苏将信将疑,总觉得不止那样简单,似乎总有些她所不知道的□□。但秦婉说是叙旧,她也不能说什么,只好将信收到袖袋里去,自己亲自往柳家去了。
  
  “婉儿要我送到老师那里去?”听完来龙去脉,柳穆清很是诧异,见紫苏小嘴都快撅上天了,也是微微一想,低声道,“你是受了什么委屈?”秦婉素来颇得宠爱,在宫里都能横着走,她贴身的两个侍女自然也是行事知礼妥帖的,现下竟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让柳穆清很是不解。
  
  意识到自己的不妥,紫苏忙摇头:“在郡主身边,哪里能受什么委屈?连首领太监都要给我们一些面子。不过是我出来的时候和杜若拌了嘴,让哥儿看了笑话。”就算眼前的人是郡主视如亲兄的兄长,但也不能说出卫珩的事来,这样的事,越少越好。让柳家人知道了,保不齐孟岚孟姑娘也会知道,郡主前些日子可是很不待见她的。
  
  柳穆清不疑有他,劝道:“你和杜若一处长大的,拌拌嘴也就罢了,不要因使气而慢待了婉儿。”又柔声嘱咐道,“婉儿如今年岁渐长,心思也重了几分。上次见她似乎有什么心事,你和杜若贴身伺候在她身边,说是情如姐妹也不为过,你们多为她分忧解难,不要让她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憋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苦着脸,紫苏忙应下了。自打王妃去后,郡主的确是愈发的深沉了,再也没有像往日一样露出过孩子气的任性模样了。但是秦婉现下对于卫珩的确特殊,让紫苏和杜若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尽管她们相信郡主所说的,相信皇帝陛下并不讨厌卫珩,但是上意难测啊……
  
  见她应下,柳穆清也就将信封放在袖袋里,自行往郑府去了。他前脚刚走,柳老太太和柳夫人后脚就来了,院子里的洒扫丫头忙说:“老太太,太太,爷方才见了紫苏姑娘,现下出去了,说是去郑太傅府上了。”
  
  “紫苏来了?”柳老太太忙追问道,“是不是婉儿有什么事?”自女儿去世之后,柳老太太就愈发的心疼秦婉,恨不能让她日日在自己跟前才好,所以听说是紫苏来了,就赶紧问了出来。
  
  洒扫丫头摇头说:“婢子不知,婢子一直在外面,不知道紫苏姑娘和爷说了什么。只依稀听见,说是郡主请爷送一封信,然后爷就出去了。”
  
  “他们自小感情就好。”柳老太太若有所思,又看向了身边的柳夫人,“你是如何作想的?”
  
  “我一直很喜欢婉儿。”柳夫人是个温婉的女人,对于外甥女也是切实的喜欢。秦婉自小就玉雪可爱,很得众人喜欢。而她也知道柳老太太的心思,因柳穆清和秦婉乃是姑表兄妹,又有青梅竹马的情谊,若是能够亲上加亲也是很好。加之她也相信自己儿子不会慢待了婉儿,所以对于这桩事也是赞同的。
  
  但还没等雍王两口子同意呢,雍王妃就撒手去了,柳老太太伤心得要命,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但随着日子的推移,柳老太太想要亲自看顾外孙女的心就空前盛大了起来。若是能让清哥儿和婉儿成亲,那么她就能一辈子照看婉儿了。
  
  对于祖母和母亲的心思可以算是一无所知的柳穆清策马去了郑府,因自幼跟在郑太傅身边,所以郑府上下都是认识柳穆清的。一路往书房去了,临窗的书案,一个年岁约五十的老人双手同时握笔,正同时临摹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一手遒劲如寒松霜竹,一手瘦硬通神、有如切玉。柳穆清站在一旁看了许久,拊掌笑道:“老师的金错书和瘦金书是愈发的进益了。”
  
  提笔写得飞快的郑太傅理都不理他,待写完了,这才将双手的笔放下,看了他一眼:“今日的书念完了?还是清儿安心砸了师父的招牌?”
  
  “老师,学生岂有那样不堪?”柳穆清哭笑不得,忙恭恭敬敬的说。郑太傅虽然是泰斗一样的人物,但不得不说,饶是他素来德高望重,对上疼爱的小辈之时,却是完全没有架子,甚至喜欢和他们玩笑。
  
  郑太傅挑着眉看他:“但愿真没有这样不堪。”说到这里,又负手道,“且听为师考你几句。”
  
  师徒俩一问一答,说了近半个时辰,郑太傅这才满意:“如此也不辜负我一番教诲。”又上下端详柳穆清,“你前些日子说要回家去静心苦读,今日怎肯自己打嘴过来了?”
  
  “学生是为了替婉儿送信的。”柳穆清恭恭敬敬从袖中取出了一封信来,郑太傅则挑着眉,接过信封:“郡主也肯给我写信?往日巴巴的叫她跟着我读书写字,非不肯,现下写信问安不成?”
  
  郑太傅虽然是皇帝的老师,但他也有除了皇帝之外的学生。从先帝一朝始,到现下,文举已然有三位状元出自其手。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上一次的文科状元温一枫,现下已然官拜正三品吏部尚书,可谓是年轻有为。
  
  而现下所说的秦婉之事,则是往日秦婉年幼,最黏的人就是太子秦桓和表兄柳穆清。某一次跟着柳穆清来郑府,她人美嘴甜,又是个格外讨人喜欢的,郑太傅当即就表示要收她做小徒弟。秦婉贪好玩,也就应了,谁知后来接连几日在手上绑着铅块练书法,把小丫头吓得直哭,扭着小身子就进宫去跟皇帝和太后告状了。皇帝和太后虽然明白这是郑太傅的章法,但架不住年幼的秦婉哭得可怜,只好硬着头皮请郑太傅给婉儿赔不是,谁知这小丫头还坐地起价,非要郑太傅出血请她吃桂花鱼翅……
  
  后来,秦婉渐渐大了,自有教习女官来教她,和郑太傅的联系也就少了许多,但郑太傅还是惦记着要收这个小徒弟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