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郡主娇宠日记 > 第17章 徒儿

第17章 徒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比起四个少年,秦婉年岁小,身量也小,长得又和瓷娃娃似的,看来弱不禁风,没什么威慑力。为首的一人上下看着她,笑道:“姑娘是哪个府上的娇客?还是不要自甘堕落,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了。跟我们去玩吧?”
  
  “我从不和自诩清高之人接触。”秦婉淡淡的回绝,又对卫珩含笑,示意他宽心。因卫家落败,卫珩没少被人瞧不起,早就学会了避人锋芒,紧紧的握了握拳,还是对秦婉一笑:“我没事。”
  
  “姑娘这样不识抬举?”为首那人给秦婉一句话呛白了脸,他三人无一不是高门大户之子,何曾给姑娘家这样说过?语气也是愈发的不善起来,言下之意,大有要和两人翻脸的意味。
  
  卫珩不动声色的挡在了秦婉跟前,面露不豫:“蒋公子,烦请自重。若执意对女孩儿出言不逊,那就不要怪我。”说他可以,但对秦婉口出不逊,他可不能忍。
  
  为首那人正是世家蒋家之子蒋文华,看着卫珩挡在了秦婉跟前,大笑起来:“一个王八小子,还想要英雄救美?这世道委实好笑,你一个罪臣之子,也敢在这里跟小爷摆什么威风?识相的还不快滚!不然,小爷可就叫人进来,将你小子腿给打折了,你可不要跪在小爷跟前哭!”
  
  秦婉目光深沉,她知道卫家现在的日子难过,但不想,在郑太傅做东的情况下,也有人敢这样对待卫珩。若是没有被皇帝厌恨的传言,卫珩怎会如此?
  
  蒋文华一番说辞,让其中一个同伴也大笑不止,而另一人细细端详着秦婉,忽而神色大变,慌忙拉住蒋文华:“别说了,是和宁郡主!”
  
  “什么?”蒋文华骤然大惊,和宁郡主什么身份,便是寻常皇女见了她也要避其锋芒。这可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侄女!他额上立时渗出汗来,看着被卫珩护在身后的秦婉,讪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既然认得我,就该知道,不要犯到我手上来了。”秦婉慢吞吞的说道,蒋文华登时大惊,他分明记得皇帝是讨厌卫家的,为何现在和宁郡主竟会和卫珩在一起?卫珩此人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但若是开罪了和宁郡主,只怕来日没有好日子过了。
  
  “郡主,臣不是有意对郡主口出不逊的。”蒋文华硬着头皮,忙拱手施礼道,额上冷汗频出,只盼着秦婉能松口饶过他一次。
  
  “我知道。”秦婉现下怒意深沉,自家卫珩连自己都舍不得凶他一点点,蒋文华竟然敢说他什么,“不是有意,只是事情已经做了,还是蒋公子指望我说不知者不罪?”说到这里,她一摆头,“杜若,掌嘴!”
  
  杜若应了一声,立马上前,“啪”的抽到了蒋文华脸上,将他打得一惊,顺势捏住了杜若小巧的手腕:“你敢打我!?”蒋家是世家大族,连他爹都没有掌掴过他,竟然被这小丫头打了,蒋文华怎能咽下这口气?
  
  “打你又如何?谁让你敢惹到郡主头上!”杜若娇声回答,另一只手又给了他一耳光,蒋文华彻底懵了,但想到是秦婉令她动手的,憋足了气,也只能放开杜若。杜若着实给他捏疼了手腕,现下可算是报仇了,左右开弓抽了蒋文华数个耳光,将他的两个同伴看得于心不忍。方才大笑那人乃是晋阳侯之子霍岭,见同伴被揍成这样不敢还手,也是急了,怒吼道:“郡主到底是生气文华对自己口出不逊,还是对卫家这破落户儿出言不逊?须知连陛下都厌恨——”
  
  他情急之下慌不择言,话中俨然是秦婉对卫珩有私情的意思。大熙女子的贞洁很重要,若是给他这番嚷嚷,只怕郡主连名声都要毁了。紫苏也不再忍耐,上前给了霍岭一巴掌:“你说什么疯话!你什么身份,郡主也是你编排得的?”
  
  霍岭自知失言,也不敢叫屈,这话要是传到他爹耳朵里,他能被活活打死!双手握拳,青筋都快爆出来了。秦婉则笑盈盈的歪着脑袋:“须知连陛下都厌恨卫家是不是?我打就打了,还要什么理由?我就是替卫公子张目的,如何?你们去皇伯父跟前告我啊!”
  
  看着蒋文华和霍岭接连惹祸上身,杨国公府的幼子许广平在心中庆幸万分,还好他没有说什么。他曾经见过秦婉,只是秦婉那时还小,能跑能跳,远不及如今端庄。念及此,他向秦婉行了礼:“郡主息怒,他二人素来这样惯了,没有对郡主不敬的意思,郡主饶过他们一次吧。”
  
  今日是在郑太傅的园子里,秦婉也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只是这两人委实太气人,挨几个巴掌也是活该。当下也就顺坡下了:“罢了。”
  
  紫苏和杜若这才停手,霍岭尚好,蒋文华给杜若左右开弓连抽十数下,脸上火辣辣的疼,莫说还手,连叫屈都不敢,心中又恨又悔,后悔不该在秦婉跟前大放厥词,但他不傻,秦婉给卫珩张目呢,所以,他现下愈发的恨卫珩了。
  
  静默的看了此事的发展,卫珩低声道:“也不是一二日的事了,郡主不必如此大动肝火,让自己身子气着了,可谓得不偿失。”他并不在意这些人的冷嘲热讽,无论怎样都好,但秦婉今日这样动气,他却是心疼了——秦婉素来身子不好,若是气坏了可怎么办?
  
  “你或许受惯了,只是我没有,我也不会让人这样笑话你。”她其实很想扑到卫珩怀里撒娇,但现下还不是时候。
  
  “郡主今日大动肝火,是因为你恼了,还是因为柳姨承诺过会照拂我?”看着她怅然若失的样子,卫珩低声问道。
  
  “嗯?”秦婉怔了怔,“自然是我恼了。”她说到这里,脸儿漫上灼热的温度来,“我们、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呀。”
  
  卫珩“呵”一声笑出来,眉宇间的阴郁消散了不少,略红了脸,他柔声道:“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