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郡主娇宠日记 > 第18章 民生

第18章 民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人一路往东花厅去了,温一枫独自在前领着众人,蒋、霍二人皆是挨了巴掌,满脸愤愤的跟着,许广平不得不劝两人宽心。而柳穆清和秦婉并卫珩三人在最后,一路上,卫珩浑身都散发着极为不豫的气质,看向柳穆清的目光也很是不善,仿佛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如今天热,东花厅里摆着几个三尺大小的冰盆,郑太傅已然迎了出来,笑道:“婉丫头何在啊?”
  
  秦婉忙行至最前,行了个万福:“见过太傅。”即便是前世,郑太傅也一直待她很好,这点让秦婉铭记在心,所以她是极为礼遇郑太傅的。
  
  郑太傅对此礼避而不受,虚扶了秦婉一把:“丫头,这礼我就不受了。”又大笑道,“若是丫头又想要讹我一顿桂花鱼翅可怎生是好?”
  
  秦婉红了脸,低声道:“年幼不知事时候闹出的笑话,太傅怎的还提?”又被郑太傅朗声笑话了一阵,她脸色红得厉害,低头不再言语。
  
  她本就长得漂亮,这般红了脸不知所措的样子更是娇羞可爱,蒋文华和霍岭二人双双直了眼,卫珩心中更是不快,莫名的涌出想要将秦婉藏起来,不让这些纨绔子弟看见她的冲动。
  
  柳穆清和他并肩而立,卫珩身上的酸意都快喷出来了。柳穆清沉吟片刻,想到今日看到的婉儿和他行止亲密,心中浮出了一个念头来。莫非他们两人……
  
  将秦婉笑得面红耳赤,郑太傅大笑不止,目光环视了一圈众人,许广平三人他都认识,自然不必再提。但目光落到了卫珩身上之时,他眉头蹙了蹙。卫珩模样肖其父卫老将军,郑太傅在朝为官数十年,当年卫家得势之时,郑太傅也是如日中天。是以只一眼,郑太傅便看出了卫珩是卫家的人。
  
  皇帝不是先帝,先帝昏聩,而今上圣明,若非当年赵王妃卫氏也是个极会来事的女人,皇帝也未必会迁怒到卫家头上。而这么多年,皇帝厌恨卫家的传言一直不断,让人不得不对卫家退避三舍。
  
  郑太傅德高望重,自然也不会因为卫珩是卫家人而对他生出鄙薄的心思来,加之如今远离朝堂,更不会因皇帝厌恶而对卫家人不公。但秦婉是皇帝最疼爱的侄女,郑太傅实在不明白她为何顶着皇帝的压力去和卫家人交好。
  
  蒋文华和霍岭见郑太傅不说话了,只以为他是厌烦卫珩,心中大喜,碍着秦婉在,虽不敢开口,但得意之色显露无疑。温一枫笑道:“老师,不妨先进去吧,现下日头正大呢。”
  
  “进来吧。”郑太傅顺坡下了,方才蒋、霍二人的神色落入他眼中,只觉得两子轻佻,并无别的观感。待众人落座,郑太傅才道:“卫老将军身子还好?”
  
  “家父尚安,多谢太傅挂念。”卫珩起身施礼,行止有度,半点不错,神色更是平和万分,比起蒋、霍二人的得意之色,看得出卫珩沉稳非常。郑太傅面露几分笑容,又望了一眼温一枫,后者也只是笑罢了。
  
  见卫珩竟然得了郑太傅和温一枫两人的笑,蒋文华和霍岭心中愤懑,许广平一手一个拉住他们,生怕他们造次。蒋文华尚好,但霍岭本就是个脾气大且做事不过脑子的,要是忍不住了,那可就坏了事。
  
  前后两世,秦婉自认对于郑太傅也算是了解。郑太傅此人虽说德高望重,但是个极好相处之人,对于喜爱的小辈更是好得要命。如今不管是否是因为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和卫珩说话,但他这个笑容,就让秦婉松了口气。
  
  柳穆清是郑太傅的高足,自然对于老师格外的了解。至少,老师并不讨厌卫家这位公子。至于别的,柳穆清不好说,毕竟秦婉这也算是先斩后奏,要不是老师一向疼她,现下将卫珩轰出去都是情有可原的。
  
  “卫公子叫什么名字?”郑太傅道,目光看着卫珩并不移开。他喜欢知礼的小辈,这才对卫珩生出几分好感来。
  
  “晚辈卫珩。”他从容的回答了郑太傅的话,见秦婉对自己微笑,心中也是舒畅起来,眼里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笑意。
  
  作为经历过这些的,郑太傅哪里不懂这些小儿女情态?当下轻咳一声:“丫头,现下还想不想拜我为师啊?”
  
  正微笑看向卫珩的秦婉被骤然点名,她脸儿立时就红了:“我可不要……”当年被郑太傅逼着跟他学写字,非要在手腕上绑铅块儿,虽然这样写出来的字更有风骨,但秦婉年幼,吃不了这份苦,当即丢了笔回去跟皇帝和太后哭去了。
  
  郑太傅哈哈大笑:“你这小丫头小时候古灵精怪,大了倒是沉闷了许多。且去园子里走走吧。”
  
  今日郑太傅邀约众人来荷香园,原本就是为了拜师之事。秦婉何等乖觉,当即起身要去,柳穆清和温一枫也相随而去。看着三人先后起身,卫珩心中不豫,眉头蹙得很紧,看着秦婉出去了,他双目低垂,看着地面,并不发一语。
  
  “诸位不必拘谨,我们随意闲聊就好。”郑太傅笑道,“老夫在朝为官多年,也沉浮数次,并无什么了不得的地方。只是现下,也不过是偶尔关心一下民生之事罢了,不知诸位小友,又对民生之事如何看待?”
  
  *
  
  从正堂之中出去,秦婉对于堂中之事有些放心不下,显得有些心神不宁的。此举落入了温一枫眼中,后者只是报以轻笑,请秦婉到荷池旁的凉亭坐下。因为池中荷花和普通荷花品种不同,一一风荷举,将阳光也遮去了大半。
  
  亲自给秦婉倒了一杯茶,温一枫将茶推到了她跟前,笑得从容:“郡主似乎有什么心事?是担心卫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