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战地医生秦恩 > 第216章 考核

第216章 考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某,微恶寒,腹痛喜按,痛时自觉有寒气自上下迫,脉虚弦。】
  
  寥寥数字让秦恩看的直头大,看惯了医院里详细的病例,再看现在这种信息及其不完整的病案十分不习惯。
  
  但这么几个字却将患者的主要问题完全体现了出来,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这个姓王的患者,因为肚子痛来看病,问诊后得知他痛的时候能感觉到有一股寒气从上面压迫下来,稍微有点怕冷,痛的时候按一下会稍微缓解疼痛。
  
  大概是这样子。
  
  这其中关键词就是有【寒气自上下迫】,但秦恩想破了脑袋也不记得《伤寒论》中有关于这方面的描述,索性暂时放过去,没准分析完其他的这点就能想明白了。
  
  首先有一点一眼就能看的出来,这个王某肯定是有寒证,而且是虚寒。
  
  寒证显而易见,再加上脉象有弦脉更能证明这个观点。
  
  虚证则是根据腹痛喜按,因为虚导致的腹痛通常会有这种症状。
  
  而与之相反症状腹满拒按,就是实证。
  
  实证就要泻,虚证当然就是要补的。
  
  再加上脉象有虚,这就更加能够证明这个想法的正确。
  
  这样看来治疗原则大概就出来了,一方面要散寒,一方面要补虚。
  
  “想明白没有?这应该很简单吧,怎么还要想这么长时间,再想一会儿患者就要走了!”白老爷子催促道:“你想的时间越长,患者对你的耐心就越差,信任感也就越差,照你现在的速度,患者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医生,再加上你年轻的外表,他们往往会比你更加急躁,所以现在,你到底要给这个患者开什么方子?”
  
  “额......”秦恩尴尬的挠了挠头,试探性的回答道:“桂枝汤加减?”
  
  “......”听到秦恩这么回答,白老爷子罕见的怒了。
  
  “你就这么当医生的?”他指着秦恩吼道,声音大的让秦恩的耳膜都嗡嗡直响。
  
  “写处方的时候你就写桂枝汤加减?是你的患者知道加减是什么还是说药房知道?或者说干脆连你都不知道加减到底是加的什么减的什么?给我仔细的,好好地再看一遍!想!怎么加,怎么减!”
  
  秦恩从没见过白老爷子如此生气,以前自己开方子开错了,白老爷子会耐心的给自己讲解到底哪里错了,从四诊结果深入浅出的分析病情,直到找到病情的根源。
  
  但今天,情况变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秦恩的回答并不能算错,为什么?
  
  这就好比提问1+1=几的时候,你的回答是数字,这算错吗?只是回答的范围太过于笼统。
  
  桂枝汤是什么?那时千古第一方,《伤寒论》第一个方子,由桂枝汤变化而来的方子能占小半本书,太阳病中的方子大部分都是由桂枝汤变化而来,有的诊所里的坐诊医生这辈子只会用桂枝汤,但人家能够根据患者的病情灵活的运用,从而治好了无数患者。
  
  这个病案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太阳病,再加上之前溜号导致思考的时间过短,在白老爷子的逼问下随便回答了一句桂枝汤加减,谁知道竟让他生这么大的火气。
  
  秦恩被白老爷子骂的满脸通红,自知自己的回答问题很大,没法反驳什么,只能低下头重新研究起桌子上的卡片。
  
  《伤寒论》原文中并没有和在这个病案完全符合的条文,但提到温中补虚的方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建中汤。
  
  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没回答上来,难怪白老爷子会发火,秦恩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方子定下来了,但具体每味药该用多少就更值得仔细研究了,患者腹痛的厉害,应该多加点白芍,至于其他的秦恩就不懂了,因为这东西需要很多的临床经验才能熟练掌握,而秦恩的中医方面的临床经验可以说是零。
  
  颤颤巍巍的在一旁用铅笔写下小建中汤的组成,白芍的量没敢加太多,也就是从18克加到了20克,凑了个整,毕竟秦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加的这些药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白老爷子的表情,发现他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以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答案递了过去,还顺便十分狗腿的给白老爷子的茶碗里重新填满了一碗热茶。
  
  本应该坐在旁边的严天宇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窗户旁边,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根烟,脸上一副看戏的表情,看的秦恩只想打人。
  
  不行,打人是不好的,那就扣工资!
  
  白老爷子看到纸上的答案后,为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但随后又冷下来脸训斥道
  
  “这么简单的题要是再答不对,你以后就别说是我教的,我可丢不起那人。”说完他抿一口茶水,拿起手边的公文包往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秦恩继续说道:“本来想让你明天跟我出诊,看你刚受伤没多久的份上放你一个礼拜的假,以后每周一三五七跟我去出诊,剩下时间你是想去附一实习也好,在家里睡大觉也好都随你,那个什么姓潘的副主任小严记得跟他打声招呼。
  
  理论学的差不多总该多接触一点实践,要是外面人知道我白芷前的徒弟中医学的不如西医,不知道要怎么嘲笑我这个老头子了。
  
  到时候你直接来附一中医门诊找我,顺便见见你那些师兄师姐,好好跟他们学一学,别再一天天的不知道要做什么,怎么也要给自己订一个目标。
  
  我今天就说这么多,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具体怎么样还要看你自己怎么做,希望你不要让你家的传承断在你这里。”
  
  白老爷子说完,挥了挥手,没让秦恩送,自顾自的骑上自行车离开了。
  
  秦恩坐在原处,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错,毕竟老爷子不知道自己有系统,更不知道自己隔三差五就要去一次战场,这段时间学的东西都是为了在战场上保住更多人的性命才学的。
  
  白老爷子看到自己懒散的一面时基本都是从系统任务里回来的时候,那个时候真的是只想睡觉,但休息一段时间过后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了,空虚感会让秦恩一度觉得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以至于秦恩就这么日日夜夜的躺在床上怀疑人生。
  
  直到现在秦恩都不知道系统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单纯的培养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地医生?
  
  仔细想想,自己似乎就是一个系统的提线木偶,系统安排什么自己就做什么,系统布置了一个任务自己就屁颠的屁颠的拼了老命去完成,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得到系统的认可,达到系统的认定标准。
  
  甚至于彻底的摆脱系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