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唐意欢厉墨衍 > 第182章 还有原谅她的可能吗

第182章 还有原谅她的可能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厉墨衍看了张晓琳离开病房后进了电梯时的监控,从她进电梯后一瞬间松懈下来,浑身发软靠到电梯壁上,之后眼中充满警惕地又迅速恢复正常的反应,厉墨衍几乎可以断定,张晓琳的心里,一定有鬼。
  唐意欢的行踪,未必是张晓琳亲口透露给邱丰臣的,但她在同学群里故意把话题扯到唐意欢的身上,然后又貌似无意地暴露唐意欢的行踪,却绝对是故意的。
  唐意欢的同学群里三十多个人,除了唐意欢自已外,其他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把唐意欢的行踪透露给邱丰臣。
  又或者,邱丰臣原本就潜伏在这个同学群里,消息一发出去,他立马就能知道。
  三十多个人,还有一个已经死掉的邱丰臣,要一个个查,不是容易的事。
  不过,张晓琳心里有鬼,是故意泄露唐意欢的行踪,那之前,她就一定直接或者间接地跟邱丰臣联系过。
  毕竟,当初张晓琳和唐意欢一起在耶拿留学,邱丰臣她一定是认识的。
  “去查清楚,张晓琳从耶拿回国后,有没有再跟邱丰臣或者邱丰臣身边的人有过接触,特别是近两个月,邱丰臣被废了之后。”看完监控,厉墨衍沉声吩咐。
  现在,只是他心里确认张晓琳故意把唐意欢的行踪泄露给了邱丰臣,并没有确凿的语气。
  他得找出证据来。
  不过,他实在是没料到,张晓琳的城府,会深到这种程度,和唐意欢好友这么多年,占尽唐意欢的便宜,现在,连做起坏事来,都能这么不露痕迹。
  只是,她害唐意欢的动机是什么?
  电光石火间,厉墨衍想到了之前张晓琳流产的事。
  其实,厉墨衍心里跟明镜似的,岑少封至今谁都看不上,那是因为他的心里一直没有放下唐意欢,要不然,他不会睡了张晓琳这个唐意欢的闺蜜,又去睡和唐意欢长的有两三分相似的叶欢欢。
  张晓琳天天在岑少封的身边,跟他上了床,怀了孩子,依她的聪明城府,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岑少封心里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唐意欢。
  所以,张晓琳这么做,是因为岑少封。
  女人为了男人,向来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更何况是出卖闺蜜这种事情。
  想到这,厉墨衍垂在身侧的手,渐渐紧握成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防别人容易,可是,要防身边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张晓琳害了唐意欢一次,保不齐就会有下一次,现在,他绝不允许张晓琳再接近唐意欢。
  拿过唐意欢的手机,厉墨衍将她手机微信,大学同学群时的聊天记录截屏,发送到自已的手机,然后,又将这些聊天记录和电梯里的监控录像,一起发给了岑少封。
  聪明如岑少封,他一定能看懂的。
  .......
  手机那头,岑少封刚到达活动现场,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了几下。
  他摸出手机一看,看到是厉墨衍发过来的微信消息,猜测十有八九都跟唐意欢有关,所以,他立刻点开看了起来。
  当看到厉墨衍发过来的信息内容时,立刻,岑少封英俊的眉头便拧了起来,脚下的步子,也停了下来。
  “岑总,怎么啦?”张晓琳走在岑少封的身后两步,见他忽然停了下来,眉宇紧拧,便向前关切地问道。
  岑少封收起手机,目光沉沉,晦暗不明地看她一眼,尔后,什么也没有说,又继续大步往活动现场走去。
  张晓琳被他那一眼看得浑身都有些发毛,但她完全看不明白他那一眼的意思,怔愣一瞬之后,立刻又抬步跟上。
  整场的活动,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
  活动上,岑少封的脸色一直不太好,活动一结束,他立刻就离开了。
  等上了车,他的脸色变得更难看,浑身都散发出从未有过的低冷气压,张晓琳坐在他的身边,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相当的不对。
  “岑总,.......”看着他,张晓琳张嘴,原本想要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转念一想到自已的身份,她又识趣地闭了嘴。
  “有什么事?说!”结果,岑少封一声怒呵,直接将她吓了一大跳。
  看着岑少封,张晓琳霎时惊呆了!
  此刻,岑少封的脸色沉的犹如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般,眼底的怒意,像两团烈火,已经丝毫都不加掩饰。
  “岑总,出什么事了?”片刻的怔愣之后,张晓琳恢复镇定问岑少封。
  看着她那么平静的一张脸,岑少封勾起唇角冷冷讥诮一笑,直接摸出手机来,点开厉墨衍发给他的那段监控录像,丢给了张晓琳,低吼一声,“自已看。”
  岑少封的动作,实在是粗鲁,手机重重地砸到了张晓琳胸前的位置,甚至是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张晓琳吃痛,眉头一皱,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瞬间沉到了底。
  不过,她不敢说什么一个字,只是赶紧拿起岑少封的手机看了起来。
  当看到手机画面上播放的监控画面时,她的大脑像是有颗炸弹,“轰”的一声应当炸了。
  怎么会?
  厉墨衍居然把电梯里的监控录像发给了岑少封。
  而现在岑少封对她发这么大的火,是因为他知道唐意欢的行踪是她.......
  搞清楚这一点,张晓琳眼底的慌乱,再也掩饰不住。
  但转念一想,就凭这一段视频,那又能说明什么呢?
  所以,很快,她又努力镇定下来,尔后,抬头看向岑少封,神色自若,没有一丝慌乱地问他道,“岑总,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意欢昨晚被绑架,难道不是你把她的行踪泄露了出去?!”岑少封眯着她,眸光沉沉,低沉的嗓音裹挟着浓浓的怒火质问。
  “昨天在同学群里,我确实无意中透露了晚上会和意欢在xx会所吃饭的消息,如果这样算是我把意欢的行踪泄露了出去,那我无话可说。”看着岑少封,无比镇定的,张晓琳回答道。
  “那你从意欢的病房出来,在电梯里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岑少封接着质问,脸色更沉了。
  看着他,张晓琳扯着唇角笑了笑,反问道,“岑总,就因为这段视频,所以你就断定,是我把意欢的行踪泄露给了邱丰臣。”
  ——邱丰臣。
  当这三个字从张晓琳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岑少封英俊的眉头,不禁狠狠一拧。
  连他都不知道,绑架虐待唐意欢的人是邱丰臣,张晓琳怎么又会知道?!
  不过,岑少封知道,邱丰臣是厉墨衍亲姨妈的儿子,和厉墨衍从小就不对付。
  “邱丰臣是谁?”故意装傻,岑少封问道。
  “邱.......”意识到自已居然说错了话,抑制不住的慌乱,再次在张晓琳的眼底闪过,但马上,她又强行镇定下来,“邱丰臣是我和意欢在耶拿读书的时候认识的,他也在耶拿念书,在耶拿的时候,他一直追求意欢。”
  “是么?!”盯着张晓琳,岑少封冷冷一声嗤笑,“那邱丰臣跟意欢昨晚出事有什么关系?”
  “是邱丰臣绑架的意欢,意欢的母亲告诉我的。”相当镇定地,张晓琳回答道。
  眯着她,岑少封唇角微扯一下,然后,向她伸手。
  张晓琳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心下无比忐忑不安,慢慢将手机,递回给了岑少封。
  拿过自已的手机,当着张晓琳的面,岑少封直接翻出明慧珠的号码,拨了过去,并且,点开了扬声器。
  看着岑少封拨通了明慧珠的号码,再也控制不住的,张晓琳的脸色,渐渐惨白下去,好在她化了妆,脸色看起来变化不大。
  “少封。”很快,电话接通,明慧珠慈爱的声音传来。
  “阿姨,我问你一件事。”盯着张晓琳,岑少封对着手机道。
  张晓琳努力和他对视着,但眼底的慌张和害怕,却再也控制不住的溢了出来。
  “嗯,你说。”
  “阿姨,张晓琳是不是打过电话给你,问过意欢的事,你有没有告诉她,是一个叫邱丰臣的人绑架的意欢?”盯着张晓琳,岑少封直接问道。
  岑少封的话一出,终于,张晓琳再没有了和他对视下去的勇气,渐渐低下了头去。
  “没有呀,我只告诉了她,意欢昨晚被绑架了,人在时济医院,还患上了暂时性失忆症。”说着,手机里明慧珠的声音顿了一下,又道,“哦,对了,原本我想劝她不要去医院的,不过,她估计是太担心意欢了,匆匆就挂断了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